首页——正文 分享
住酒店的人比去景区的人多 三亚“窝酒店”一族兴起
2020年10月07日 14:4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体
“十一”假期在三亚的度假型酒店,“人手一孩”几成旅客标配。 记者王晓斌 摄
“十一”假期在三亚的度假型酒店,“人手一孩”几成旅客标配。 记者王晓斌 摄

  中新网10月7日电 题:三亚旅游:“窝酒店”一族兴起

  记者 王晓斌

  今年国庆、中秋叠加,国内游客旅游需求集中释放。不过囿于新冠疫情,游客处在“内循环”国内游之中。中国最南端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三亚成了国庆假期不少度假者的首选。三亚也由此开启直至来年4月份的传统旅游旺季。

  据三亚市旅文局公布的数据,9月30日-10月3日,三亚市进港旅客21.9万人次,同比增长16.18%。10月1-4日(截至4日16点)全市旅游饭店平均开房率为79.92%,同比提高3.38个百分点。对比之下,假日前四天,三亚景区景点、乡村旅游点共接待游客50.14万人次,同比下降了7%。

年轻旅客喜欢在“网红”酒店拍照“打卡”。 记者王晓斌 摄

  上述数据表明,相比去年同期,来三亚的人增多了,去当地景区的游客变少了。一升一降之间,这部分客人去了哪?

  记者连日来走访发现,很多高端酒店受到追捧,成为新型旅游目的地,不少旅客在三亚的行程就只是“窝”在一家酒店,或“窝”换不同酒店。

  酒店能“窝”得住?

  酒店曾经只是旅客们住宿、歇脚的场所,假期只“窝”酒店,能“窝”得住么?

  5日傍晚在金茂三亚亚龙湾希尔顿大酒店(下称“亚龙湾希尔顿酒店”),年轻的秦先生和伴侣一起,准备前往沙滩享用晚餐。“现在酒店不光是住的地方,这边有玩有吃有喝,比较方便省心。”秦先生说自己喜欢体验不同的酒店、民宿,旅行专挑有特色的住处,而且假期越长更愿意待在酒店,因为可以更好地享受假期。

家长带着孩子在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的“儿童俱乐部”玩耍。 记者王晓斌 摄

  bbin电子游戏岛东南沿海陵水至三亚一带,高端度假酒店密集分布。各家酒店设计风格迥异,服务理念各具一格,吸引不少像秦先生一样来bbin电子游戏“打卡”式住店的游客。“海边酒店能‘窝’更长时间,但即使不靠海,一些酒店也会提供SPA(水疗)、自行车骑行、徒步等项目,能玩几天。”秦先生如是总结自己“打卡”酒店的经历。

  不过相比“打卡”人群,度假酒店里拖家带口的亲子家庭更为普遍。在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下称“仁恒皇冠酒店”)儿童水乐园内,家长与孩子们一起在漫天水泡中互滋水枪,玩得不亦乐乎。

  “每一天从早餐开始就有亲子工作人员和儿童互动了,从室内的手工活动、厨艺课堂到户外的泡泡体验、浮毯挑战等,贯穿全天的儿童活动填满了家长和孩子们的度假行程。”仁恒皇冠酒店市场传讯总监周京说,酒店推出的“3天2晚亲子度假套餐”等类旅行社产品颇受欢迎,类似产品中亲子活动贯穿全天,“客人大部分的度假时间就会放在酒店,不大会外出了”。

  临近仁恒皇冠酒店的亚特兰蒂斯酒店更是以“耐玩”著称,住店客人可在水族馆观赏海底世界,在“水世界”参与玩乐项目,在“C秀”观看实景演出,吃、住、游、购、娱等旅游要素在此“闭环”齐备。

金茂三亚亚龙湾希尔顿大酒店的“水桶王国”儿童餐厅入口。 记者王晓斌 摄

  为什么不逛景区了?

  酒店的类旅行社产品是因应住店客人的需求推出的,为什么这些客人到了旅游城市,不再热衷逛当地景区了?

  “不是在酒店,就是在换酒店的路上。”来自北京的王女士一家四口假期首日就飞来bbin电子游戏了,计划最后一天返家。王女士家大娃今年7岁,这已经是第八次带来bbin电子游戏。自有了小孩,酒店几乎成了他们一家bbin电子游戏之旅的唯一目的地,“带着小孩子出行不便,去逛景区小孩体能跟不上,且外面餐饮条件良莠不齐,不方便也不放心。”

  此外,“窝酒店”一族还担忧节假日景区景点排队、户外阴晴不定、人扎堆地方不利疫情防控等。

  “经历了疫情,我们发现家庭客人更注重度假的氛围,希望在过程中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快乐,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年轻人也更喜欢运动,酒店健身房、户外跑道使用率比以往更高。”

  亚龙湾希尔顿酒店经理顾苏鑫介绍,在日常执行“清洁无忧住”“清洁无忧·安心会”基础上,“十一”期间,酒店推出七日不同主题的自助餐,举办中秋灯谜、“荧光派对”等滨海嘉年华活动,不少游客反馈“推开窗就呼吸到来自海洋的空气,举步就可以逐风踏浪,在酒店里度假就足以放松身心”。

  在三亚旅游酒店行业协会会长刘凯强看来,三亚的酒店业在旅游行业近年来提质增效的背景下,硬件水平得到长足提升,深耕亲子游市场也聚集了不少人气,“黄金周推出各种适合客人宅在酒店里的度假产品,可以说每一个酒店都成了客人的旅游目的地”。

  刘凯强认为,疫情客观上进一步扩大旅游市场上自由行散客的占比,催生更多亲友组团定制游,另外追求网红“打卡”文化、注重体验的“90后”“00后”年轻客群涌现,多种因素叠加,使得三亚出现了“来客增多,去景区游客降”的现象。

在酒店举办的滨海嘉年华活动上,住店小朋友和“熊猫”“北极熊”共舞。 记者王晓斌 摄

  游客“窝酒店”带来什么?

  酒店受到追捧,直接使得目前三亚酒店呈现“价量齐增”状态。据三亚旅文局抽样调查,10月1-4日(截至4日16点)全市旅游饭店平均房价随着平均开房率一并提高。其中高端度假酒店最密集的海棠湾片区,旅游饭店客房开房率为79.67%,同比提高0.17个百分点,平均房价为2042元,同比提高了575元。

  不过,即便不时有“三亚十万一晚客房抢订一空”的标题刷屏,刘凯强强调,三亚酒店的特点一直是奢华高端型、商务型、经济型平衡布局,“这些年随着旅游产品的不断打造以及酒店市场的不断发展,三亚的酒店产品适合各个阶层”。

  游客结构、需求变动下,吃住行游购娱旅游六要素由过去的分散逐步综向一体。三亚的传统景区亦在集约“游”之外的其他旅游要素:天涯海角引进跨境电商体验城卖起了免税商品,热带天堂森林公园“鸟巢”度假屋一房难求,蜈支洲岛定套餐送民宿……

  在全球旅游业受到重创酒店行业裁员大背景下,三亚“景区化”的“目的地式”酒店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三亚中瑞酒店管理职业学院今年首届相关专业毕业生就业率超过九成;三亚学院旅业管理学院、国际酒店管理学院整体就业率在全校18个二级学院中排名第四。

  “学生就业率比往年差一些,但是还是超出了早先预期。”三亚学院旅业管理学院院长、国际酒店管理学院院长杨玉英教授注意到,疫情控制后,三亚酒店恢复速度和情况比预想要好,离岛购物免税购物也日趋火爆。

  杨玉英认为,“人山人海吃红利,圏山圏水收门票”的传统旅游模式带来“消费附加值”有限,酒店、免税店“二店”更能促进游客消费,这契合bbin电子游戏自贸港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战略定位。(完)

编辑:陈少婷